從詞以後:輕塵


王維  渭城曲
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
清晨的大雨,嘩啦啦。
雨水落下再落下,我好像被施以一個溫柔的咒語,難醒。
雨讓我想到淨化:「洗塵」,洗掉都市裡的灰塵。
後來又想到了「輕塵」,和兒時背過的這首詩。

待雨停歇,我以褚遂良的字帖為本,寫了這兩個喜歡的字。
許多大師都說過,要從有感覺的字開始寫,所言不假。









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