喃喃:教師節

速寫:學生寫字


今年的教師節,意外的來了個颱風假,也讓我有時間,把心裡的感謝寫寫。

最近對六年級的小朋友上課,問他們:可以決定一幅畫的可能性這麼多,你們怎麼決定自己要畫什麼呢?

有人說:畫最簡單的!

有人說:畫覺得好看的!

還有人說:畫不會太難也不會太簡單的~

要畫什麼,跟每個人的動機有關。也許是不想要被挑麻煩,於是選擇最簡單的最好掌握。也許基於自己的美感,選擇順眼的來畫。又或者,給自己設一個剛剛好的挑戰,畫個不會太難也不會太簡單的主題試試。

而相同的,在每個人的人生裡,可能性也無限的多,是什麼讓人決定要做一件事或不做,要往哪個方向而不走其他的呢。

我高中時期的美術老師,也是一位書法專精的老師,不過我沒有特別向老師學習書法。忘了是什麼契機,有一陣子,中午的美術教室變成我的充電站;我一個人在那練字,自團體中隱遁,從難以消化的學科知識與考試中逃離,就一筆一劃,也沒有被規定什麼進度的,寫著字。

老師說看著我的字就可以知道一些東西。我忘了(也許也不太懂他說的)。但我感覺到老師的寬容和關愛。在那些午休裡寫下的墨色,創造出緊蹦升學生活裡珍貴的空白。

在我有機會變成教學者的時候,當年所受的許多恩澤,成為所作所為的動機\初心。教學除了引導以外,也該包含舒緩,或所謂 療癒–療育



現在想來還是深深的感謝。









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