札幌05 最早的春天




北國,一片白茫茫之中,我茫茫然想:我到底要創作什麼呢?

畫雪景或許不錯。但,雪景對我而言,更像背景,不是主體。
我也隨手翻了翻北海道愛奴族(少數民族)的服飾,發現他們大方簡約又有寓意的花紋好吸引人。但,那也不是我想延續下去的方向。

......啊,原來冬天那麼長。
哪裡有「早一步來臨的春天呢?」(請不要叫我飛回去台灣XD)

......登登!愛迪生的燈泡忽然亮了!那就到植物園溫室去吧!



當整座植物園都還默默接受著白雪覆蓋時,溫室像一顆小小的心臟,暖暖的呼吸著。一進溫室,就看到了開滿枝頭的報春杜鵑,一樹朱紅震撼了視覺。再走,有一些球根開出的春日小花(日文裡的植物名字常常寫成片假名,有看沒有懂啊)。想到不久後,室外也將漸漸適合這些花朵綻放,好像在看季節的實境預告片,很神奇。


山茶花也開了!

這一天,來植物園的人並不多,讓我可以很安心的找到位置畫幾張圖,不怕打擾到其他觀眾。這張山茶快完成之際,兩位看來心情很愉快的婆婆來到面前,輕聲地問:可以看看妳的畫嗎?我說好。

她們看得好開心的樣子,也感染了我。「恩~有畫畫的心真好啊!」(絵心っていいですね)「是啊!」我滿臉微笑。身為享受早一步春天的同道人,這樣的小小交談就包含了許多美麗的意義。


註:「絵心(えごころ)」在日文裡有兩個意思,一是指想畫畫的心情,二是能夠畫畫的能力、或能欣賞藝術的心。





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