札幌以外:旅行途中


我想可能是我看夠了雪,又或者一切就是偶然,在春天看似遲遲不來的時刻,我暫時離開了北國大地,搭乘南下的新幹線進行一場小旅行。

北海道新幹線正好完成一年,由北海道往本州,快速奔馳之下,看得出窗外的色調隨著緯度變化:雪水灘的白色轉移到開白花的水芭蕉了、黃色的水仙花開始綻放了、植物的尖端開始有芽即將要萌發出來的濃郁的顏色。

踏上旅途令我心喜。漸漸,我在平穩的車程中沉沈睡去。



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