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建築:春天的奇幻之景


又到了春天。
本來想拍櫻花,但拿起相機出門的這天,櫻花和櫻葉已經開始拉鋸戰了,反而是小葉欖仁的嫩葉正抽芽,嬰兒般的綠,細細點點綴在枝頭,真是好看。

拍了多年,我每回按快門的次數減少了。如果只是作為記錄,留下適切影像並非難事。但作為藝術活動,能拍什麼或關注什麼、以及如何去做,就成為每個創作者之所以獨特的地方。

敘事性、底藴、系列發展⋯⋯
我一方面瀏覽著自己一段時間以來的累積圖像,一方面潛入文字和書的世界,像春去春又來一樣,再一次自問自答的輪迴。

拍下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的窗,思緒在奇幻的城市風景裡飄揚。






留言